当前位置 : 首页 > 言情 > 盛世将行

更新时间:2020-02-26 07:12:27

盛世将行 连载中

盛世将行

来源:落初 作者:糖丸子的丸子 分类:言情 主角:沈沈镜 人气:

《盛世将行》由网络作家糖丸子的丸子所著,终于迎来了精彩的大结局,沈沈镜这两位主角会有怎样的结局呢?是悲伤或是喜悦或是幸福,这些悬念都将在这章精彩的结局内容中为你揭晓,精彩内容如下:身世成谜的少女被忽然冒出的未婚夫缠上,相爱相杀顺便宅斗,斗小人长辈,斗奸佞权臣,斗外商海贼。从天真无忧无虑,到一无所有一败涂地,最后发现布局人是心上人,大义与情谊,何去何从?女主聪慧机敏不小白,男女主智商pk大赛,男主腹黑强大心机婊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都说沈家大姑娘受宠,天时地利人和一样也分不开。这所谓人和便是沈睿这张花言巧语的小嘴,三言两语就把怀揣着忧愁的而来的许氏主仆哄的脸上开花,抿唇直笑。

“我记得娘亲在给爹爹缝制袍子?”

“现在都已经是暮春了,你爹对外表不甚在意,好几年了都没个新衣裳。”

“娘亲偏疼爹爹,还非要嘴硬!别说大哥二哥了,我的衣裳都是送到裁缝铺里头做的,没那福气穿上娘亲的手艺。”

“呸!你爹爹那是配不上王师傅的好手艺,这才轮到我揽了那活。”

“娘亲那天携了我去看布料,我可是眼睁睁瞧着您精挑细选了半个时辰才选定了一块料子,捧在手里笑得跟花开似得,我想多看几眼都不让。”

许氏被自己女儿打趣得羞红了脸,“胡说八道。”

碧果随侍在夫人边上跟着笑,笑到深夜凉风紧着点细雨珠钻入了后脖,这才忽然惊醒——唠了这么半天,她们三个居然还在房门口站着。尤其她手里还挎着食盒。碧果看着夫人的笑颜,认认真真地出声,没法子地打破了这良好氛围:“姑娘,夫人还带了菜......”

许氏也这才反应过来,从碧果臂弯里把食盒给接手了过来,略带抱怨地瞪了自己女儿一眼:“怎么,这是屋里头藏了什么,不想让娘亲瞧见?”

沈睿看来脸上有点难堪:“我这几天没整理房间......”

看着女儿这一副难以启齿的别扭神色,许氏便觉得隐约证实了心中所想,半哄半劝道:“你这两天身子不爽利,本就不该太劳心劳力。”

沈睿矜持了一阵,道:“那娘亲不许责罚我。”

这话说得,连旁边的碧果都听不下去,笑着打趣插嘴道:“姑娘这话说的没心肝,连奴婢都忍不住要为夫人叫屈,姑娘可得扪心问问自个儿,从小到大夫人可动过您一根指头?”

沈睿:“动过动过,我刺绣是娘亲手把手教的,结果那次,我扎伤了自己三根指头,娘亲扎伤了自己五根。”

许氏面上是彻底挂不住了,素白的手指直戳女儿脑门:“还说还说,说了这么半天硬是把亲娘给撵在外头,还不放我进去。”

沈睿做了个鬼脸,仰身往屋里悄悄摸摸地瞥了一眼,这才又挂上了笑:“娘亲请进。”

许氏一脚踏进了门,直觉地觉得不对劲,屋里子乱糟糟倒是平时沈睿贪懒的作风,她皱褶鼻子嗅了嗅,没闻到血腥味,便装作无事地边把菜肴放在桌子上,边没什么威严地教训道:“你瞧瞧你,怕是躺了一天,起床时候连床铺也不叫人收拾了。”

沈睿为自己辩解:“哪里躺了一天?还出去找了大哥一趟,出去见了爹爹一遭。不过也没费多少时候,就又倒床上去了。”

许氏:”那也该理一理床铺,不然分给你两个丫鬟是白养的嘛?”

“哪能是白养的,我院儿里的合欢最近要开花儿了,落叶落得厉害,一不注意就铺了一层的树叶毯,小平和小娟都被我支着专管院儿里的一块杂活了,也就没让他们多管屋里的事儿,按时添壶茶水就好了——哪能让人家领一份月钱干两份差事?”

许氏想想,觉得自家女儿说得有几分道理:“不如再给你拨两个下人来?”

沈睿脖子一横,“武将家的女儿哪有这般娇弱?”

“我儿懂事,”许氏由衷地感到宽慰,抬脚边准备朝床铺那边走去,“不过懂事归懂事,娘亲可不愿意让你委屈了自个儿。”

“娘亲做什么去?”

“还能做什么?帮着不修边幅的女儿整理床铺呗。”

沈睿眼风一扫,瞧见桌上已经被碧果收拾齐整,小心翼翼地端上了一碟子活灵活现的小鱼,怕是已经放得凉了些,上头的热气都飘散了个干净,沈睿福至心灵:“娘亲何必如此麻烦,待会儿吃了这鱼儿我就又要往床上倒了。”

许氏已经走到了床边,抬手把纱帘给掀了起来:“怎么养成了猪的懒惰?”

“娘亲不先来尝尝菜羹。”

“把你这边收拾收拾才是最要紧的。”

沈睿垂在身畔的手猛地一握,桌前的碧果也忍不住垫脚着抬头朝这边来张望。

许氏心里也揪紧了些,可抬目仔细一瞧,床上空空荡荡,一片干净。

屋子里的三个女人各怀心思,却不约而同地一齐舒了口气。

许氏心头疑惑,快步走到了女儿身边,拉着她的手在桌边坐下:“睿儿你没有,没有见红?”

沈睿一愣,“什么见红。”

许氏道:“就是每个女人都会经历的,就是月事。”

“砰”地一声脆响回荡在屋子里,也没见沈睿什么动作,她便捂着手臂呲牙咧嘴地叫唤起来,直把许氏给吓了一跳:“我儿怎么了?”

“没事没事,不小心撞了桌角罢了,”沈睿摆摆手,活动利索灵活,看着该是真没事,“娘亲这么晚来惦念,就是以为我来了......月事?”

不知怎么的,一向口齿伶俐的沈大姑娘此刻却有些难以启齿。

许氏宽慰道:“这屋里就咱们娘们几个,有什么好害羞的。再说了,你说这两天你肚痛,进食又多,浑身懒惰,算算年岁时候,也差不多该来月事了。”

沈睿哭笑不得:“还没来呢。”

许氏忧心起来:”那许是快了,这两天可千万别着凉,厚被子别嫌厚重先收起来。也叮嘱你院儿里的丫鬟起夜勤快些,看看你有没有蹬被子,从小到大你睡觉跟个猴儿似得,襁褓里就能把被窝给踹散了。”

沈睿听了半天慈母的絮叨,撒娇道:“娘亲别说了,再说着连菜都吃不上热乎的了。”

许氏听言,忽然想起来一件大事:“菜!”

碧果也想起来了,“坏了夫人,老爷还在等咱们的小鱼羹呢!”

许氏蹭得一下站起就往院外走,临门一脚再扭头对着女儿嘱咐了一句:“这小鱼羹怕是有些凉了,你着人去厨房里热热再吃,最近可得忌讳着生冷。”

沈睿连声答应,目送着娘亲出了院门。一转身,背着把门给关严实了。

床下忽然探出一张脸来,乌七八糟的灰渍在横了三四道,勉强能辨认出一张俊俏少年桃花面,他目光一碰到沈睿就笑起来,笑得眼角一勾跟千年道行的狐妖似得娇媚,“快拉我一把,你可真狠心,我身上还带着伤呢,你就把我往床底下塞。”

沈睿斜他一眼,心里缓了口气,幸好。

幸好她舌头够伶俐,硬生生把娘亲拖在房门口拖了这么长时间,不然就冲着许佑德这幅拖沓得受了伤的身子,还真不一定能及时地钻到床底下藏好了。

其实许氏的敏锐感觉没出错,沈睿的确是在家里瞒了事,她藏了个男人。

这男人是在集市认识的,好端端一副公子皮囊却在集市角落灰头土脸的摆地摊,卖的还不是什么稀罕物件,是一对蹬直了腿儿快死了的鸟。

彼时沈睿早早地就做完了课业,换了男装拉着二哥沈镜来集市晃悠,本来是打算在隔壁摊头卖一块徽墨,不想许佑德这不要脸的生意人一把抱住了沈睿的大腿:“公子哥儿行行好,来我摊头把这祖传的鸟的买了去吧。”

沈睿低头:“?”

沈镜低头:“!”

光天化日之下,当着自个儿面调戏自家妹妹,太胆大包天了。

沈钶一气之下抬脚去踹,也不知是没收拢好力道,还是许佑德贩身子板太脆弱,被沈镜踹了一脚之后竟然倒地不起,顺势地往地上吐了一大口血。

沈睿看着那滩血:“!”

沈镜看着那个人:“?”

沈睿悄声问道:“哥,你使那么大劲儿干嘛,万一把人给踹死了怎么办?”

沈镜万分无辜:“我还没用上劲呢。”

沈睿自然是站在自己哥哥这边的,略动脑子想了想,便想出了答案:“怕是碰瓷。”

周围看热闹不嫌事大,早就围拢了一排人,他们见着了地上躺着的少年可怜巴巴,纷纷打抱不平起来:“人家好好做个生意,怎么就把人家打了?”

沈镜多几分意气,就算是梗着脖子却还耐心解释:“他先耍无赖的!”

有人又说道:“耍个无赖又怎么了,大家都是男人。你损失的不过是件干净衣服,人家损失的是条命啊!”

沈镜:“......”

沈镜赌气似得蹲到了自己妹妹边上,听着周围闲言碎语越来越难听,不由地咬牙切齿:“打出去吧。”

沈睿:“打不打的出去是一回事儿,打出去了之后又是另外一回事儿,担上一个聚众闹事打架斗殴的罪名,非要老爹在自己衙门把咱两给捞出来嘛?”

沈镜丧了气,无条件的信任起自己妹妹:“那你说怎么办,我就怎么办吧。”

沈睿朝着地上装死的人努努嘴:“喏,解铃还须系铃人。他是个碰瓷儿的,估摸着就是要钱吧。我看你也不想把事情闹大,说说罢,你要多少钱?”

地上躺着装出一副虚弱模样的许佑德忽然活了,转了转眼珠,微微眯起眼睛来笑了笑:“还是小姐聪慧。”

沈镜惊道:”你怎么......”

沈睿拦住了自己哥哥:“哎哥,现在可不是说这些事儿的时候,若是再不解决,咱们在周围这些围观的人嘴里,怕就变成了十恶不赦当街杀人的贼子了。”

沈镜咬咬牙,他活得洒脱,平日里还没受过这等窝囊气:“说罢,要多少钱。”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