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言情 > 幕幕惊醒

更新时间:2019-11-07 07:28:01

幕幕惊醒 连载中

幕幕惊醒

来源:落初 作者:晨曦玥 分类:言情 主角:小白连 人气:

《幕幕惊醒》是晨曦玥写的一本言情小说,内容新颖,文笔成熟,值得一看。《幕幕惊醒》精彩章节节选:现代的可爱女孩被冥界乌龙得送到过去,她能在古代找到自己的幸福么?  我们一起看,看故事忠于历史的脚步一点点走下去~  那一幕幕,会渐渐把我们惊醒,原来!如此~!  一句话简介:“无论你我身居何位,我只是我,你也只是你!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婵娟~!”  这是本用心写的书,希望大家能喜欢!希望大家能明白我们该怎么去生活、处事。  更重要的是,要明白该怎样看待从前汉人被满人奴役的那段过去!那时候,汉人是奴才,真正的奴才!连跪着给人请安的资格都没有的奴才!!所以,请大家珍惜现在的生活,虽然还有不如意的地方,可是起码你不用再自称是奴才!  *(除去不可抗力外,不会让此文太监的)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第二章------

珍珠为坠玉为镯;激流稳处偷闲暇

---------------

这一夜,无穷话。姊妹同床,连绵细语。

这姐姐可真是会劝人。从我死去的额娘说道她死去的额娘,我还以为我们是亲姐妹呢,原来她额娘是我额娘的亲姐姐!唉,古人复杂,姐妹同待一夫,换了我,我可不愿意。

难怪她待我这么好,原来她额娘去的早,我额娘来续了弦。我额娘一手把她带大,可我到了十来岁,自己额娘却走了,这下就变成这个大我近十岁的姐姐倒过来照看我了,嗯,风水轮流转。

我奇怪问她,为什么要给我指婚,她无奈摇头说道:“哪个旗下姑娘不要指婚的,你也快出孝了,是该准备了。早点讨到指婚才是福分。别担心,八哥九爷都会有办法的。”

又是这个“八哥”,我倒宁愿是个鹦鹉八哥。八王的下场悲惨,看来要快点和他撇清关系才好。

这姐姐的软言细语很是催眠,不知不觉我就睡过去了。

---------

再睁开眼睛,天都亮了。

四下张望,昨晚睡在身边的姐姐不在。那个喜鹊倒是勤快,见我醒来,忙唤人来帮我梳洗。我脖子疼得好些,可还是不太能转动。她倒很是小心,尽量不弄疼我。我勉强起来走几步,腿脚依旧发软,只好继续在门口软榻上歪着,闲看院里的风景。

勉强用了些流食,喉咙痛得好些,昨天可委屈了胃,今早都饿惨了。唉,还是那句话,怎么着也别悬梁。太痛苦了!

王府就是不同,什么都是新鲜好玩的,不说洗脸后居然用鸡蛋滚脸,一用就用了三个鸡蛋白。就拿我现在穿的绣鞋来说,虽说是平底的,可鞋面鞋帮子上绣满花样,还装饰了很多大粒圆润的珍珠,用细细的丝线一串串连着,再钉在绣面上。穿这鞋我都不敢多走路,就怕把这些用细丝线缝上去的大珍珠给碰落了。

这个真身看来从前很喜欢珍珠,几乎所有首饰都用了珍珠,不单是白珠,还有好些粉色珠子。我现在带的耳坠子就是一边三颗如大豆般的粉红珍珠,对称均匀,很是漂亮。发簪子上也是用了好些大珠。还有金花绢扎,喜鹊给我弄满了一旗头,看来她从前是这样弄惯的,可我看了只觉得俗气又不好说。

那个带在手上的镯子我倒是很喜欢。金镶白玉,玉镯兰花,很是干净清秀。这个昨晚姐姐告诉过我,是额娘身后的遗物,说是让我以后多看看这镯子,就知道该珍惜自己,不然对不起娘亲。看她说这些时满脸满眼的留恋,猜想当年我额娘对她应该是很是不错的。

我正歪着胡思乱想,却看见一个近三十岁的妇人扶着个小丫头远远从院子中走来,还在门槛外,就有小丫头们请安叫“三福晋”。想来这就是姐姐嘴里的大姐了。她见我当门歪在软榻上,大惊小怪的指责起喜鹊来,什么不该在当风口里坐着,身子不好不能起身,Chun天里容易撞着花神……。说了一堆,最后还是把我弄到床上她才终于安静下来。

无非是重复姐姐昨晚说过的话,她倒是不管我额娘叫额娘,只是叫婶娘,想来,她不是亲大姐,那么是亲戚?

我看着她的嘴一开一合,自己想心事。想着想着,就没头没脑的问了句:“皇上为什么要把我指给四爷?”

她一愣,居然笑了,说道:“这不还没定你就这么着急,也不听清楚些。皇上只是在寻思罢了。想来,指给太子的可能更大些。可就算是指给了四阿哥,那也没什么不好的啊。”

我哀声说:“有什么好的?”心想,伴君如伴虎,这里哪儿来的法制**,要杀要剐全凭皇帝一句话么?哪天弄得这位厉害主子不高兴了,只怕冷宫还是轻的,脑袋没了,还要株连你家九族呢。想到这里,鸡皮疙瘩粒粒起来,太可怕了。

那三福晋说:“你额娘可是佟佳皇后的族亲闺伴啊,随嫁入宫跟着娘娘照顾四阿哥近十年,也算是有恩于他了。四阿哥不看在你额娘的份上,看在佟佳皇后面上也会对你好的。他的子嗣太少,皇阿玛早就有意帮他再续。你这样的身份,做侧福晋的确是委屈了,不过日后有了子嗣,皇上自不会亏待你的。但,还是觉得指给太子的可能大,做太子妃才对得起妹妹么。这可是福分!何乐而不为呢?”

我又喜又悲。喜得是还好额娘有恩于这位雍正皇帝,看来日后的日子还能有点儿指望,不过他也不见得能记恩,帮过他的年羹尧,隆科多不都是不得好死么。也最多是个半喜吧。悲的是居然还是有人想要把我和这个倒霉的太子连在一起。跟谁也不能跟他啊,终生监禁啊,我好不容易能多喘口气,就是为了来这清朝和这个倒霉太子终身监禁的?他也就是这两年的事了,我可是惹不起,躲得起。看来历史书上说三阿哥不成器,也有些道理,你看,他的嫡福晋都这么看不清局势。

三福晋说完这些,开始夸太子,又高兴三爷这次保举太子有功,被皇上封了诚亲王,还不断提醒我三阿哥和太子怎么亲近,日后必能帮我说话沾光之类的话。

唉~,我还是继续想心事吧。

好不容易,姐姐终于来救场了,我都快要被唠叨死了!见姐姐来,我立刻要起身,可又被这三福晋一下摁了回去。

姐姐倒是客气,和三福晋客套了一番,说了句“三爷在书房,像是等着福晋过去”,就把她给打发出去了。

谢天谢地!我感激地看着姐姐,她满脸笑容的对我说:“没事,别听那些。都是没定的事情。爷刚才说了,皇上想是还不想给你指婚呢。再等等,必能如了妹妹的心意。”

说着她看看我手上包得白布,又让人请大夫过来。

等到一位女大夫来打开那白布条,我才知道里面还架着短支架,难怪包得这么囊肿,还动弹不得。那两条细小手臂上满是红肿,想来是被火苗烧到了衣袖。唉,这姑娘是受了什么刺激,非要这么决裂的毁了自己。那大夫换了药后,没再用布条捆绑,我穿的里外都是宽袖的衣裳,空袖子里没有下衬,这下,这些红肿更是明显易见。

大夫走了,姐姐帮我打开围脖,涂抹脖子上用的药膏,忍不住边弄边流泪。

看她伤心,我自责。自己对不起她啊……,我并不是她妹妹,这样是在骗她。我开口欲说,又不知怎么说好,再想想,也罢,不然她妹妹真的就这么去了,她岂不是更要伤心,还是替她妹妹承欢膝下的好。

想到这里,我拉起她的手,说道:“好姐姐,我以后不会了……。”

这句话倒是起了作用,她又哭又笑的说道:“到时候,别忘了就好。也没见过像你这么痴心的,和你额娘一个样子。”

这个真身原来很是痴心么?唉,只怕也是“多情总为无情扰”罢了,不然何苦寻短见呢?

姐姐笑着说:“皇阿玛都信了,还夸你对御赐的小狗都这么爱惜,将来对君王更是会像你额娘一样忠心了,就叫你好生养着。原是要排了太医来看的,爷说府里的女郎中都看着惯了的,皇阿玛也就没有再说什么。妹妹小心养着吧,端午前能好了,就好。”

真是难得,这不是一母同胞的姐姐都能这么真心对我。我更是好奇这额娘是个什么样的人了。

于是,问她:“额娘很忠心么?”

她笑着说:“那是,你额娘啊,就是不能得别人一份好,必要十份的还人家才心安。只可惜,她没能多陪陪你。”说到最后,这姐姐的神情暗淡下来,又勉强一笑,说道:“不过,我会替她陪你的。”

我又问:“额娘对阿玛很痴心么?”

那姐姐抿嘴一笑,说:“怎么问起这个来了?告诉你也无妨。你额娘是对主子痴心,对姐姐也就是我额娘也痴心。不然,也不会放着亲王贝勒不嫁,来给我们阿玛,一个小旗主都统做续弦了。我额娘走了,阿玛掌旗事多又常在外,大姐跟着侧房没多久也病殁了,要不是你额娘心善能嫁来,只怕我也不长久的。妹妹你要这么去了,我可怎么对得起你额娘么?妹妹放下心,好好养病。八爷这两天忙着周旋,定会让妹妹如愿的。不然他早来看妹妹了。”

又是“八爷”!我长叹口气。

姐姐说:“妹妹这几日还不如不见他的好,你平日里好好的,见八哥前还要焚香沐浴,抹脸修容的,只怕有半点的不体面。现在这样,就愿意让八哥见到了?只怕八哥也不愿意见妹妹这样吧。等养好了,再见也不迟。”

唉~!

恋爱中的女子,最是不可理喻之人。身边的亲人对她关爱有佳,她却并不珍惜。偏偏为一个男子糟践自己,还不愿意被他看见。只能说,叹世间情为何物,能让人生死相许。

姐姐和我正说着话,喜鹊进来传话,又送来一瓶烫伤膏药,说是四王爷让打发人送来给九爷的,九爷看着这药不错,就让送进来了。说是四爷让我小心养着,早日好了才是。

姐姐让喜鹊传句“多谢!”给四爷,就打发她去了。

我这下又糊涂了,四爷不是和九爷为敌的么?怎么还这么客气?我试探的问这姐姐:“四王爷,怎么也送药来?”

姐姐笑笑,说:“他们两人在同一个班上务值,处得挺好。今天九爷没去,想是告诉了四爷缘由。四爷对妹妹是顾念的,所以就送药来了。何况还有佟佳皇后那层关系在呢。”

我开始陷入一片混乱。这里真的是清朝康熙年间么?四爷居然和九爷处得挺好!?怎么可能!?我试探的问姐姐,今夕是何年?

姐姐毫不在意的说:“应该是康熙四十八年吧,谁记得这些啊,才过了清明没多久,再一会儿啊,就快要过端午节了。出了清明,妹妹就要入宴了,快些养好身子才是要紧!这会儿还能带着围脖子遮掩下,再热了可就难躲了。到时候,万一让皇阿玛见了你这脖子模样,定会追问的。”

康熙四十八年?我记得从前电视里演的《康熙王朝》,说这可是个盛世,只是最后十年变得混乱。可康熙朝到底有几年?好像是有六十多年的。康熙是八岁登基继位。那么,这位康熙大帝现在该是五十多得人了,康熙朝也应该接近末年了。那该是九子夺嫡,各皇子间相互争夺的时候啊!可这四爷和九爷怎么会这么亲近呢?难道电视上演的不对?

姐姐见我不语,皱眉追问道:“才说呢,就不听!别的什么也不用想,专心养身子才是正经!”

我见她这焦急的架势,虽然依旧疑惑不解,也只得先答应她会好好爱惜自己。

-----------

九爷府里的日子流淌的平稳又安和!

温泉没有,泡澡的木桶倒是挺大;美食很多,量绝对管够,不过很少有鱼,生鱼片更是别想!;至于帅哥么……,哎,这里除了九王爷是个男人,别得要么是女人,要么是大叔,要么是不男不女的……,太监。

而我每天能做的事情就是“养病”。其实就是白吃白喝,睡醒等困!哎,都快变成个“混吃等死”的了。

我几乎要忘了,这可能是康熙朝一废再立太子后,九子夺嫡开始渐入激烈时期的当口了!我只守着这小院子,过自己的闲散日子。

我的衣食父母九爷,见了我也很是客气,时不时的打发人送些绫罗绸缎、金银珠宝什么的给姐姐,自然也有我的份。姐姐雍容,气惠质芯,怎么打扮都不显过份。可依着姐姐的样子这么来打扮我,就觉得铜镜里的人太过胭脂水粉了。姐姐倒是不觉得这样有什么不妥,越是贵重的东西她越觉得是好东西。想来我是什么模样,在姐姐的眼里都是好的。

我的院子和姐姐的园子有回廊相连,她日日上午都会来看我,帮我颈部处换药调理,陪我说话。中午又陪我一起用饭,我也慢慢能吃些松软的面食。她见我身子精神都一天天的好起来,也逐渐放下心来。偶尔发觉我有和从前不一样之处,也只是夸我越来越知道收敛,长大懂事了。

我慢慢的才知道,这九爷府里待妾虽多,册封了的福晋却只有姐姐一人,九爷的万千宠爱也只在姐姐一身。有次我去姐姐房里找她,没想到一推门就看见九爷正让姐姐坐在他腿上,温柔得往姐姐嘴上抹胭脂,场面别提多和谐了。我不好意思看,九爷居然一脸坦荡,还嫌我碍事。所以么,虽然姐姐入府多年,只生有一女,难有子嗣,九爷也不在意。传宗接代的事情自有待妾分担代劳,反正生下了儿子,也是姐姐的孩子。想来这二人不是血缘太近,就是姐姐的身体不好了。多好的姐姐啊,却无福有子,我看了也觉得好可惜,她却对我说不在意。比起九贝子,我觉得这姐姐更是在意我多些。难怪九贝子对我客气有余,亲近不足。特别是那次姐姐慌忙从九爷大腿上爬下来,拿过九爷手里的胭脂罐,满脸通红的劝九爷说:“爷,别处去吧,妹妹来了。”时,九爷看我的眼神绝对能杀死一百只蚊子。还好,我不是蚊子。

对了,府里还有个总领管家,名叫秦道然,很是知书达理,听说以前是九爷的师傅。此人虽然是汉人,却很是受重用,指使的满府满人家奴滴溜溜的来回转。他为人很忠心,有什么比较重要的事都要先来问了姐姐才敢定夺,九爷有事要晚回来,他也会先来告诉姐姐一声,让姐姐先和我一起用饭,不用等九爷。看来姐姐是绝不会在九爷府里受丁点儿委屈的。这就是人称毒蛇老九的九爷么?怎么看也不毒啊。

我在屋子里修养的这几日,倒是向喜鹊打听出不少事情来。,原来曦月骨子里是个忧郁女子,想是悲伤额娘走得太突然吧,留在阿玛的都统府里,每每触物伤情,更是悲得连眼泪都流不下来了。皇上念着佟佳皇后的旧情,亲临她额娘的大殓,见跪在灵前的她泪尽神失,呆傻哀幽,怜惜悲悯她,特赐了条小京狗“雪球”来陪她,可也没见她高兴多少。倒是姐姐想着曦月,把她接了来九爷府同住,于是,曦月在九爷府里一住近三年,姐姐如同待亲生女儿一般待曦月,日子久了,她这才慢慢开心起来,却又一腔相思都在八爷身上。

唉~,一声叹息……。

---------

历史上的康熙四十八年,四王爷和九王爷的兄弟情份还是挺好的,起码面子上依旧不淡。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