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言情 > 大人物勾妞成瘾

更新时间:2019-11-07 07:30:39

大人物勾妞成瘾 已完结

大人物勾妞成瘾

来源:落初 作者:暮阳初春 分类:言情 主角:米飞儿老公 人气:

火爆新书《大人物勾妞成瘾》是暮阳初春所创作的一本言情风格的小说,主角米飞儿老公,书中主要讲述了:她是红三代之后,天之娇女的身份,却因母亲出事,后母登堂入室而颠覆!继姐抢她老公!好,姐剩菜你就好好收着!随便捞个男人!居然也是个牛人!身份背景比她还牛!喂!小妞!这是你的离婚证!走自己们扯证去!啊!强盗!(本文纯属虚构,请勿模仿。)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男人都有正常的生理需求,这是付笛豪最想讲的话!只是,飞儿想不明白,外面多得是为他解决生理需求的女人,为什么一定要再娶?破坏他在自己心目中的完美形象,而且,没有母亲,外公的扶持,付总裁能在商场上呼风唤雨吗?母亲为了他的事业,没少Cao心奔波劳累,凭什么这个叫白浅的女人一来就坐享其成?凭什么?飞儿的心在嘶吼!

“对不起,飞……飞儿。”白浅已经穿戴整齐,她弱弱地喊了两声,试着想与飞儿交流,却在接触到她狠厉的眸光后,垂下了眉眼。

“妈,吵死了,谁来了?”一记似飘渺轻烟温柔的话语从楼顶上端飘来!飞儿扬起纤长的睫毛,寻声望去,一抹白色身姿,仙风立骨,弱质纤细,腰如杨柳,婷婷玉立,清纯如一湾潭水,雪白娇嫩,又如一朵飘浮在水中央的洁白雪莲,她踩着优雅的莲步,款摆柳腰缓步踩着白色暗红的阶梯而下!

飞儿记得这张脸,这张娇嫩的脸蛋已经在几个小时前刻入了她的骨血里,从此,成为她一生的梦魇,即便现在这样看着,她也有一种冲动,恨不得冲上前狠狠地甩她几个耳光,把她这张清纯的脸孔抓破,把她的身子撕裂。

“她是谁?”

“啊!”女人望着飞儿,目露惊惧,象一只受了惊吓的小白兔般,疾步匆匆绕到了白浅的身后,缩着脖子,一副十分惧怕她的样子。

付笛声见了这一幕,大手拦在了飞儿的面前,似一只母鸡保护着两只可怜又有无助的小鸡,而她是什么?生Xing凶残的老鹰,父亲这样护着这两个女人,把她当什么?她才是他付笛豪的亲生女儿啊!

“飞儿,她是你浅姨的女儿,白素宛,从小就象一株含羞草,你别吓倒她了!”

付笛豪轻轻劝解,然而,话语中倾斜的父女感情是那么明显了!

原来是拖油瓶啊!与她不要脸的妈妈一起嫁过来享福的?抱着双臂,飞儿一双眼睛在她们身上溜过来转过去,模看竖看,都感觉像两只不要脸的狐狸精。

“你一定要娶这个女人?”飞儿冷声问出。

“是。”男人脱口而出,连考都不用考虑一下。“好。”飞儿点了点头,打了一个哈欠,伸了伸懒腰,转身上楼,即然,他的父亲执意要娶这个女人,反正,母亲也死了,那就随他的便,不过,这个家,有她们就没她,有她就没她们。

亮皮皮包,高档白色靴子,保养品,化妆品,凡是她们拥有的东西,全被她从屋子里砸了出来!

听到声响,白浅俩母女疾步奔上楼,见到走廊上正在焚烧的自己私有物品,两人面色成了猪肝,白浅扑上来,用脚踩那双正在燃烧的心爱靴子,白素宛却用手去抓,烫了手,心急火撩就将手中的靴子甩开,然后,手指烫了果子泡,望着自己被烫灼的肌肤,眼泪扑簌簌地从脸颊上滚落!呜呜哭起来!

“宛宛。”白浅急忙扑过来,吹着女儿的手指,心痛难当冲着刚奔上楼的付笛豪怒斥。

“付笛豪,跟着你,我忍了一辈子,为了你,我与宛宛吃的苦还不够多么?”

付笛豪见心爱的女人发怒,又看着白素宛扑倒在白浅的怀里,不停地抽泣,一张玉容梨花带泪,我见犹怜,而罪亏祸首却双手抱臂,站在长廊尽头,睁着一对好笑的双眼象看戏一般望着她们。

压抑在心中多时的怒意终于狂倾而出。

“刘伯,拿医药箱。”刘伯领命而去,付笛豪一双黑眸凝望着不远处的女儿,恶狠狠地道:“米飞儿,素宛是我遗落民间的明珠,你姐姐,从今往后,好好待她。”

特别是那句‘好好待她’的字音咬得特别重!带有浓烈警告的意味,大有白素宛少了一根汗毛,就要找她算债的架势。

遗落民间的明珠?当自己是皇帝啊?姐姐?飞儿感觉自己浑身的血液都在倾刻间倒流,这几句是什么意思?白素宛比她大,照此推断,父亲认识白浅岂不是比与妈妈早,那么,这些年……?

不,这之于妈妈太残忍了,爱她入魂的枕边人,宁愿放下男子汉的尊严,倒插门嫁给她,爱的不过是她的钱,外公的权,早在很久以前,他就与白浅这个贱人珠胎暗结!原来,对妈妈,对她表现出来的好,全都是假的,她清楚地记得,妈妈逝世当日,他整整伫立在坟前,三天三夜,粒米未进,高大摓拔的身形象一座山一样倒在了妈***坟前,这些全都是作戏给外公看的,要不是看在他对妈妈一腔痴恋的份儿上,外公绝对不会在临死之前,动用政界关系,扶他坐上‘石油王国’总裁的宝座!

这个男人,对妈***好,对妈***痴情,爱恋,全都是逢场作戏,全都是假的,如果,母亲还活着,她将情何以堪!

这个狼心狗肺,忘恩负心的白眼儿狼……她不会让他们好过……

“付笛豪,带着你的妻子,你的女儿,给我滚出去!”米飞儿抬手指向了大门的方向。

听了话,付笛豪的嘴角不停地抽搐,额头青筋一条条贲起,他不敢相信,自己养了二十五年的女儿居然这样子冲着他直呼其名,大呼小叫,还要把他赶出这个家门,要逆天了。

“米飞儿,这座房子早已经过户到了我白浅的名下,所以,最该滚的那个人是你。”

白浅为心爱的女儿受伤的手指抹了烫伤药,站直身体,盯着飞儿,一字一句地吐着冷血的句子。

原来,在不知不觉中,这座房子的名字都改了,那本该是属于妈妈名字的房子,如今,却被这个叫白浅女人鸠占鹊巢!

“付笛豪,你就不怕我妈从坟里爬出来,找你拼命么?”

听着女儿的数落,付笛豪终是心虚,不敢迎视女儿那双充满恨意的双瞳,别开了眼,父亲的沉默与冷血,残冷与无情,让米飞儿一颗心坠入寒潭深渊,一股辛辣从喉间涌上,一口鲜血从喉管里崩出,溅到了鹅卵石铺成的地面上,散开了朵朵妖冶的小红花!

眸子里点点湿意聚成河流,踉跄几步到门边,然后,回转身,象一阵旋风般奔出……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