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资讯 > 《龙斗乾坤》(主角阿阻江)精彩试读章节目录免费阅读

《龙斗乾坤》(主角阿阻江)精彩试读章节目录免费阅读

时间:2020-02-26 07:03:35编辑:保暖衣 人气:

主角是阿阻江的小说《龙斗乾坤》此文是小恩人原创的玄幻文,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绝对是非常值得一看的优质小说,书中主要讲述天空灰蒙蒙的,冰凉的雨水浸湿了整个小镇,就算是没有打在身上,看着几乎变成废墟的小镇,和没有人气凌乱的街道,也会不寒而粟。道路两旁的

龙斗乾坤

推荐指数:10分

《龙斗乾坤》在线阅读

《龙斗乾坤》 第1章 出生 免费试读

天空灰蒙蒙的,冰凉的雨水浸湿了整个小镇,就算是没有打在身上,看着几乎变成废墟的小镇,和没有人气凌乱的街道,也会不寒而粟。道路两旁的路灯,亮了有熄灭了,就像是揣着气的老人,不久将会离开,放眼望去,街道上面到处都是污水,房屋倒塌,完全看不出这里曾经生活着一大群人。

顺着废墟,两个身着铠甲,身材高大的中年人手握刀剑,咆哮着向彼此冲了过去,他们满身伤痕,尽避昏暗光线让能见度降低到了很低,但他们的刀鞘剑鞘,以及披着的华丽披风都散发着异常耀眼的光芒,像是涂上了最好质量的银光粉一样,在他们转身提胯之间,放写出夺目的光芒。

乌云密布,下着的雨水没有停了,可能这冰凉的雨水还会持续的下吧!但是现在又有多少人会在这么一个小镇上了,就算是下来的雨水淹没小镇也没有人会注意。纵观全镇,视野可及的地方找不到半个人影,但也或许,在某个破损建筑物遮住的地方和眼睛看不到的地方,还有那么几个人在气息残喘,担心着下一餐自己会不会饿死。

不远的地方,两个壮汉还在继续他们之间的打斗,手里拿刀的人突然之间大小起来,定睛看时,却知那长刀人云村正,正是传闻世界的妖刀村正,曾经多少人希望得到它,多么希望自己可以得到它的力量,却完全不知名刀有主,这人说道:“江啊,时隔多年,没想到能与我匹敌放入还是只有你,快哉,快哉!”话音未落,这壮汉双手握刀,哉空中使劲的画出一个叉型,不画不知,瞬间,天空中出现了一个十几丈高的血色叉形,以极快的速度飞向此人称呼之中的江啊,他心想,我与江啊在十几年前的一战,势均力敌,不分上下,着也一直是我唯一一件不光彩的事情,心中一直不服,不甘心有人与我在同一个档次,自那时起,我并勤学苦练,经验一般人所无法想象的训练,期待的就是如今这一场战斗,而这一击,是我花这么大心血才提升的死亡镰刀,也希望这招可以结束我心中的遗憾。料他怎么也接不住着死亡镰刀。这江啊也不同凡响,见他使出此式之时,迅身后跃,说道:“阿阻,说不定现在的你已经被我甩到身后!”他停下脚步,这时江啊里刚才他站着的地方已经百余米。拿起手里的刀来,举过头顶。这刀,臂身上面刻着龙纹,从龙背上还穿出一排铁环,细细一数,却又七个之多,刀锋和刀身四七分开,整个岛青灰色,却是给人一种强悍之感。江啊在眨眼之间,江举过头顶的刀挥霍下来,弄刀之快,也绝不亚于刚才阿阻打出的那一击。空气被刀斩断,气流从刀身流过,飞速向后,碰触到铁环的时候,铁环发出叮当叮当的响声,声音急促之际又转为间断。被刀割裂的空气像是被太阳照耀的聚光镜一样,发出金黄。而拿到金黄有以很快的速度飞向前方,在离江啊不到三十余米的地方,与刚才拿到红色镰刀相撞在了一起。江啊见势,又向后退到了四十米的地方。顿时,大风从两个术式相交的地方暴吹向了四周,相遇产生的爆炸在废墟之中又炸出空坑,整个场景看上去就像是一二人距离为直径,从他们下面抛出半个球体,在此,许多巨大的石块飞向了天空,下着的停歇了顷刻。

刀剑相交,不,是刀剑的气相交就产生了如此之大的威力,谁能否认这二人来头很小了?江啊拿着的大刀,也绝非一般之物,其实力与村正不相上下,可谓时间罕见之宝。而这么两个人却各持一物,谁还能继续否认他们只是一般?

"刚才我的神龙之爪的威力如何啊?阿阻,拿出你的实力来吧,让我们痛快的干上一场!实话不怕告诉你了,我期待这场战斗很久了。”其实不管是在阿阻的眼里还是在江啊的心中,早已经将对方纳为自己的劲敌,他们惺惺相惜。

“哈哈哈江志清,这正是我想要的!”

他们相互望着对方,硬是怕错过了最还将批次击倒的机会。待到话音落下,两人又不谋而合的向着对方冲了过去。久旱逢甘露,他乡遇故知,二人十几年的恩恩怨怨又怎是这么容易的消失的,他们曾经以彼此为竞争对手,又以彼此为宿敌,现在在这个鬼都打得死人的地方,可以放开手脚的大都,没有其他人的干扰,亦没有顾忌的因素让彼此心神不定,二人心里亦或是如同打翻了的蜂蜜罐子,添得叫人发软。他们打斗之际,丝毫没有注意到另外的事情。一是在距离不到二百米的两块依靠在一起的巨石之下,女子呼吸困难,再是风雨交加的天空变得异常的阴暗,黑暗似乎要将这世间的一切吞下般,来式汹涌。更让人觉得不安的式乌云密布的天空下,雨水不再下坠,看似不会停歇的雨竟然听了下来,大地,小镇都开始微微的颤抖起来。

巨石之下的女子甚是害怕,二十来岁的模样。雨水打湿了她的衣服,伴随惶恐不安的情绪长时间待在在冰冷刺骨的空气中让她颤抖不已,尽避模样狼狈,但那天生丽质的外表却丝毫没被淹没。她身材娇小,肤白如雪,如若打扮,觉得可以看称得上国色天香。只是现在她心里想着的确实如何生存下来,或许,在她的心里已经放弃了生的欲望。

刀光剑影,打斗着的二人一会放下刀剑,在地上互博,一会却又距离遥远比试着各自的术法,一会又飞上天空,一会有漂浮水面,在一般人看来,这样的场景不会在人间出现,要不是亲眼所见,顾忌也没有人会相信会有这样的事情,以及这样的人物。

大地愈发的颤抖着,仿佛带着空气在一起震动般,女孩呆若木鸡,没有再幻想一丝生的念头,她也没有祈求这两个打得像疯子一样的人会来救他。乌云压镇,小镇在重重的压力之下踹西着,天空比刚才更加的昏暗了,白天像是变成黑夜般。江啊镑阿阻也不是完全死了过去,他们也开始感觉到了不对,可是对于所有在兴头上的人,要中断他们并且让他们去做其他的事情似乎不太现实,两人不理不睬,继续自己的打斗,现在他们已经吧生死置之度外,何况天气变化了?

小镇的中心开始剧烈的震动,强大的力量好像要从地下生产出什么一样,果不然,小镇的许多地方开始产生很多了的裂缝,裂缝之中飘出来的气像紫色的雾一般。迅速蔓延在小镇之上,也蔓延到了女孩的巨石之下。女孩蜷缩的身躯开始松软下来,两位战士还是若无其事的打斗,很显然他们没有在意这发生的一切。霎时间,雷光闪烁,打在了最中心的裂缝,电光火石,裂缝变成了一个很大规模的大洞,两旁的碎石掉落了下去,很久都不听其回声。

一股不正的气息隐隐的从空洞的里面传了出来,弥漫在它的周围,这气息让人作呕。阿阻和江志清冥冥之中也感觉有什么不对劲,再也没有继续打斗下去的闲情逸致了,他们停了下来。阿阻心里甚是惶恐,手里的妖刀好像受到什么鼓舞一样,不停的想要挣脱,试图飞向洞口。女孩躺在石头下面一动不动,要不是因呼吸上下起伏的胸口,没有人会觉得她是活着。就在此时,股股黑流从洞口溢出,夹杂着些许红色,红色与黑色极为均衡的柔和在一起,红黑萦绕,强大的力量四处爆发。定睛看时,发现在红黑之流中,一个人影逐渐清晰。那人披肩的长发都是紫色,眼睛银白,乌红的嘴唇头顶牛角状东西,全身被开价所覆盖,红黑色的披风不停的摆动,他带着一种君王的气质,华丽的外表个装饰让人怎么看,怎么想都不会轻易的相信是人间之物。

“魔帝飞阁”两人齐声说道,惊讶的望着彼此,不安的情绪更加清楚的映在他们的脸上,从江志清的眼里甚至是可以看出害怕。但是这究竟是什么样子的一个人了,怎么会让这样的人感到不安个害怕了?

谁知这个出现在两人之前的神秘人物到底是什么了?此魔物五觉超常,他们的谈话已经被几百米开外的魔帝全部吸收。硕大的头颅转向了他们的方向。魔帝伸出右手,向着江志清的方向轻轻的划出一道弧线,邪气立马结成一道月牙,这月牙几十余米高,和刚才从洞口溢出现在还萦绕在魔帝周围的黑流一个颜色,阿阻手里的村正更是不安静了,不及他们反应过来,邪气已经临近面前。在邪气滑过的几百米距离,地面天空的水分完全被蒸发不见,江志清作为战士本能的拿起到来抵挡。爆炸扬起的尘埃遮蔽了一切,阿阻在尘埃里面愈发的不安,他担心江志清的安全,他也担心自己手里的宝刀会怎么样。脸上的微微害怕变成了惶恐,他心里很清楚,这不是件好事!现在担心的不是自己和江志清之间的胜负了

待到尘埃落地,江啊伴随着消失的尘埃亦不见,魔帝微微微上扬了嘴角,但立即有沉了下去。阿阻睁大了眼睛认真的寻找江志清的痕迹,竭力的希望江志清可以安全无事。没及他半刻的迟疑,精神的放松,飞阁有用相同的方式朝着阿阻飞去,阿阻早知会有这样的情况,迅速后跃,避开了飞阁的招数。待到他站稳向着飞阁的方向望去的时候,飞阁不见了。

一道红黑色的光芒从阿阻背后闪烁了出来,回头去看时,飞阁面无表情,只是他条件的反射,想要杀死出现在眼前的人而已。阿阻随即转身,握刀之外的另一手拖住刀鞘,将刀倾斜的置于面前,飞来的邪气毫不犹豫的撞上了刀刃。

瞬间,邪气打到了阿阻的刀刃之上,魔帝又消失不见,待其出现之时,已经站回了原先洞口的中央,他认为以人类的力量根本就接不住罢才那样的一击,而且在地面之下还有其他的魔物重生之时需要他的帮助。

阿阻双臂沾满了鲜血,在握着刀柄的手上还有血不停的往下滴,他大口的揣着粗气。心里不安的想着,自己现在借妖刀的力量尚且接下了魔帝的招术,要是江志清的实力还是停留在十几年前的水平,估计他已经被打得灰飞烟灭。如此种种,他奋力的摇摇脑袋,让自己不往这方面想而丧失自己的勇气。他不想见到魔帝,不愿意继续承认此人出现在自己的面前,他希望这是一个可笑的梦境,待到梦醒时分,什么都消失掉。转头向右,嘴角慢慢上扬,似乎看到了什么,然而又迅速的将头转了回来。大声叫道:“凤翼天翔”并化作一只蓝色凤凰往天空划出弧线地冲向了飞阁。刚才接住魔帝的那一招他很清楚的意识到自己与他的差距,遂用尽全身的力量,企图这样一击可以改变一点什么。灰尘再次扬起,和红黑之流一起弥漫在洞口,什么也看不见。大风吹起,模糊的看到阿阻的身影,他从空中下坠如空洞,手里的刀由于冲击落在了洞口的边上。下坠着的阿阻没有一丝的痛苦,嘴角轻轻的抿动,发出微小的声音:“儿儿子,替我报仇!”

魔帝飞阁仍旧漂浮在洞口之上,只是在他的身边多了一个结界,刚才防御阿阻最后一招的就是这个结界,魔帝身没有一丝的伤痕。因为五感超乎常人,他知道在巨石之下还有人,但是那个女人已经奄奄一息,根本没有去杀她的价值,更何况,现在还有重要的事情要做,就是帮助其他的手下复活。但是,对于刚从地下觉醒的恶魔,人类又过于碍眼,他伸出右手,弹了一下手指,红黑色的冲击波如同巨型导弹般冲向了女子,随着巨响的传来,石头坍塌。

飞阁转身,落在村正竖着的地方,拔起妖刀,仔细端详,抬头低眉之间,村正已化为灰烬,随风飘散。这村正分明就是随手捏造的玩物,根本不值一谈,而造出此物的正是刚才那人。魔界王者从未受过如此之大的欺辱,他气愤之下,爆发出自己的力量,红黑色的邪气包裹他的身体,然后又并发了出来。大地剧烈的摇晃,洞口的直径在瞬间扩大了好几倍,里面的邪气不住的往外溢,也正是在这个时候,更多的长着牛角状的魔物一一的从洞口出现,有的触角长在前额,有的长在头的两侧,有的笔直向前,又有的弯曲向后。邪力的强弱和他们与飞阁相处的位置就可以大致看出,他们之间也有固定的等级之分,而为何魔帝现出来,就源于他的魔力异常强大,率先突破。

在离魔道重现很远的地方,阳光明媚,天空之中飞过一个很晶莹的球体,球里面装着一位美丽的女子,女子就是之前巨石之下的那位。此球是妖刀的力量所化,是村正本身的结界,也不知道睡了多久,她迷糊的醒来,她愣住了,自己怎么会在天空之中,完全不知。她欲起身做起,直觉小肮微痛,定睛看时,小肮隆起,似怀有婴儿在腹中一样。没等到自己理清事情的来龙去脉,死奥夫便痛得甚是厉害。

晶莹的球体平安的落在了水面之上,由于结界的缘故,漂浮于水面之上,女子的腹痛更加的厉害了,她大声的叫着,一阵一阵的寒气从她身子里面冒了出来,冻结了河面,寒气进而有扩延到了河岸边上,夏天的景象立即变成了严装素裹,当地的村名因为奇怪的现象都聚拢过来,因为女子的叫声他们都围到了女子的身边。

老年妇女看到这样的情况,像是突然发神经办的抽打了身边的几个小伙子,示意让他们转身过去,接着一个身材高大的妇女又要和其他女人帮忙啦遮羞布,除了刚才天气的一场之外,所有发生的一切都和往常一样的平静,小镇里面的每一人都是那么尊老爱幼,大家什么也没有,也知道即将发生的一切,极力配合妇女们的工作。有的跑到家里面拿保暖的衣服,有的端盆送水

伴随着婴儿哇哇的啼哭之声,孩子出生了,年轻漂亮的妈妈的脸上写满着的疑惑在自己孩子出生的一瞬间消失不见了,她高兴极了,幸福友好的村子也开始沸腾了起来,刚才在孩子出生之前,所有人都是静静地等到。而现在不管是男女老幼都祝福这位陌生的年轻妈妈,祝福她喜得贵子。一个长相秀气的年轻人从人群之中走了出来,他带着眼镜,衣服很斯文的样子,皮肤白皙,身材高瘦,三七分开的头发一半搭在额前,“大家静一静,现在我们就给孩子就取名为寒吧!出生带来这么大的一股寒气,有什么比这样一个名字更好了?”大家听到书生这么说,安静了的人群有继续的沸腾着。妈妈也不好,也不愿意去拒绝这么多人的好意,立马答应了这个不请之请。虽然到现在还是不知道孩子的父亲是谁,这里究竟是哪里,为什么自己会在这里,但是生子的喜悦已经在善良的母亲心里占据了一切。

小镇里面的人好极了,不仅仅是为他们安排衣食住行,也为他们搭建房屋,无微不至,所有的镇民也因为这新添加的成员而感到意外的高兴,就这样,他们暂时的安住了下来。

而在之前的那一片天空之下,乌云依旧没有散去,魔帝和他的魔军正一起苏醒了过来,开始在那一片天空下肆虐

龙斗乾坤

龙斗乾坤

作者:小恩人类型:玄幻状态:已完结

《龙斗乾坤》这本书相对我以前看的书来说,作者明显用心很多,上下剧情衔接合理,伏笔很多,不是那些记流水账的小说可比,而且感情很丰富,就是希望作者加油更新章节

小说详情